一開始,我對這份工作挺滿意,覺得自己在街頭頗有權威。
  我不是這樣的人。我擁有(高等)教育文憑,不應該過著這樣的生活。我這是怎麼了?我的腦筋是怎麼回事,以至於落到這步田地?
  “伊斯蘭國”成員經常對妻子施暴,有時候,他們的妻子甚至被送入了急救室。
  我曾經是一個快樂的女孩,愛生活、愛歡笑……愛旅游,愛畫畫,愛戴著耳機一邊聽音樂一邊逛街……我想變回那個女孩。
  一名敘利亞女子滿懷一腔熱情,加入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,卻發現先前的憧憬和夢想在血腥暴力的現實面前摔個粉碎。
  於是,她偷偷逃跑了,不得不隱姓埋名以躲避報複。這名女子近日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(C N N )採訪,講述她在“伊斯蘭國”組織內部的不堪經歷。
  急於逃離現實
  這名女子不敢透露真實姓名,改用假名“赫蒂徹”。她戴著頭巾接受記者採訪,身體語言透露出恐懼和不安。後來,她一度撩起面紗,向記者展示她年輕的面龐和棕色的大眼睛。
  赫蒂徹出生在敘利亞,現年25歲。她自述家庭氛圍“並不過於保守”,令她順利完成大學學業,畢業後成為小學教師。
  敘利亞2011年爆發大規模示威後,赫蒂徹加入示威人群。隨著國家日益陷入混亂,她感到無比厭煩。
  赫蒂徹在網上認識了一名突尼斯男子,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。這名男子對她說,“伊斯蘭國”並非人們想象的那樣是個恐怖組織,希望她能夠前往敘北部拉卡省首府拉卡市加入該組織。
  赫蒂徹急於逃離現實,便聯絡拉卡市的一名親戚,隨後決定搬往拉卡市。那名女性親戚的丈夫先前已經加入“伊斯蘭國”。
  加入極端武裝
  赫蒂徹抵達拉卡市後,加入了“伊斯蘭國”的“漢薩旅”女子警察隊。這支警察隊由25至30名女子組成,負責在街頭巡邏,以確保當地女子著裝符合宗教要求。
  赫蒂徹介紹,女性長袍不得有珠子裝飾物,剪裁不得過於修身;女子須戴頭巾和麵紗,不得露出眼睛。不符合這一著裝規範的女子,將遭到“漢薩旅”成員烏姆·哈姆扎的鞭打。
  赫蒂徹開始接受訓練,很快學會清理、拆解和使用槍支。她每月領到200美元“薪酬”,食物則靠配給。
  後悔當初選擇
  漸漸地,赫蒂徹“開始感到害怕”。她親眼見到一名16歲少年被殘忍處死,還見證了一名成年男性被砍頭的場景。
  此外,“伊斯蘭國”成員殘酷對待女性,也令赫蒂徹戰慄不已。在這個組織中,有一名男子專門負責為其他男性成員尋覓配偶。
  當“漢薩旅”指揮官開始逼迫赫蒂徹也接受類似婚姻安排時,赫蒂徹忍無可忍,決定逃跑。
  在美軍上月底空襲敘利亞境內“伊斯蘭國”目標前夕,赫蒂徹成功地偷跑到土耳其。但是,她的家人來不及逃離,仍留在敘利亞。
  新華社特稿 楊舒怡  (原標題:前女成員受訪揭秘“伊斯蘭國”)
創作者介紹

高鐵

ri63riyfl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